港刊:日本政坛权利将再洗牌 花落谁家存变量

来源:百度新闻责任编辑:程涛
2019-06-06 22:31:51

中新网11月23日电 最新一期的香港《亚洲周刊》刊文说,日本解散国会,大选在即,执政民主党支持率惨跌,最大在野自民党民调也无力回升。由于此次参与竞选的政党多达15个,各路人马争取权力洗牌,势必会出现选票分散化、选民多极化的情况,这也为日本新政权到底花落谁家,带来种种不确定的变量。

文章摘编如下:

七年调换七位首相,日本再度创下这一国政新纪录,也拉开了历史上有最多政党参与国会大选的序幕。日本两大政党体制发育不良与政治第三极势力抬头,经济持续衰退与民族主义亢奋,将使今年十二月中旬举行的日本大选成为一场前所未有的混战,各方政治势力拼抢新地盘,令两大政党格局夭折,国家政治聚合力松散,振兴日本依然成为雾中看花。

日本“泥鳅首相”野田佳彦终于躲不过在野自民党的“逼宫”之策,在获得自民党协助让“赤字国债发行”和缩减议员人数等法案在国会通过后,只能兑现于11月16日解散国会的承诺,并决定在12月16日举行大选,事实上也宣告了历时3年4个月首次取得执政权的民主党不得不拱手交出执政权。

2009年9月,民主党以“国民生活第一”为召唤,以获得了308个参议院议席的绝对优势,一举击破了自民党长期执政的历史,开创了战后日本第一次两大政党轮替的新里程。然而,执政后的民主党不仅在政策层面背离自己的执政纲领,也在管治能力上漏洞百出,最致命的是民主党高层内部陷入了争权夺利的内斗,特别是野田执政后不顾党内众多议员反对强行推动增税法案,造成民主党进一步分裂,创党元老小泽一郎等50多人离党另立新党,民主党内也因内部意见不合军心涣散,凝聚力分崩离析。

无疑,民主党树倒猢狲散的骨牌效应让日本最大在野党自民党更加坚定了重新夺回政权的信心。今年九月再次被选为自民党总裁的原首相安倍晋三在该党选举动员会上表示,自民党要全力以赴为重新夺回政权﹑与民主党一争高下的政策,要以经济复甦和金融缓和为着力点,赢得国民支持,实现政权回归。

在日本民主党、自民党两大政党均难以获得半数以上议员席次中,被称为日本政治“第三极”的桥下彻与石原慎太郎合流的新政党“日本维新会”成为另一大选战焦点。

其实,除了桥下石原的第三极政治势力崛起外,另一个被人忽视的第三极政治力量则是小泽一郎创建的国民生活第一党。11月19日,随着代表检查审查会的律师团正式宣布放弃就小泽案向最高法院的抗诉,历时两年多有关小泽一郎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的无罪判决最终获得确定,小泽一郎获得解脱政治手脚的綑绑,其领导的国民生活第一党如何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施展政治诉求,赢得国民支持,成为日本政局又一个支点。

民主党增税违承诺

被称为日本政坛枭雄的小泽一郎曾领导民主党首次获得执政权,但在随后的民主党执政高层的内斗中不断遭到排斥,两年前更陷入了其政治团体陆山会瞒报巨款购楼的刑事诉案中,令其政治影响力锐减。今年6月,小泽坚决反对民主党违背执政承诺提出增加消费税率而离党,并率领近50名党内议员组建新党。善于以老道精悍政治能力连横合纵的小泽一郎在摆脱政治资金丑闻案后能否雄心一搏,引人关注。据该党干事长东祥三告诉亚洲周刊,小泽早已指示该党议员准备大选,要求他们深入各自选区深耕,打好选民基础。国民生活第一党如能保住国会解散前近五十个议席,就是胜利,至少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治第三极。

日本国会大选进入倒计时,主要选战焦点将围绕“脱离核电”、“消费税增税”和是否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TPP)谈判等重大民生问题,同时对于国家财政政策、金融政策和促进经济恢复与灾后重建等议题,也将对各个政党带来考验。由于此次参与竞选的政党多达十五个,在两大政党民主党与自民党都难以强势获取超过半数的情况下,势必会出现选票分散化、选民多极化的情况,这也为日本新政权到底花落谁家,带来种种不确定的变量。(毛峰)

www.donatehour.org

(石嘴山资讯网:2019-06-06 22:31:51)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